特区七星彩论坛 > 贷款攻略 > 网贷数据 > 正文

2017年以来的营收增速或利润增速均有不同程度的

时间:2019-04-13 来源:未知 作者:卢本伟
本篇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站长卢本伟删除!

  前脚315晚会上“714高炮”被点名 ,后脚红岭创投宣布清盘、团贷网因非法吸存被立案侦查。

  顷刻,行业风声鹤唳,从业者再次陷入了“能否活下去”“怎么活下去”的焦虑中,行业洗牌卷土重来。

  2019年3月27日,团贷网实际控制人主动向东莞市投案,成立7年的团贷网,岌岌可危。

  “3月27号晚上七点半左右,还在公司加班,十几个特警闯进了办公室。”团贷网前员工曾黎说,“也没说什么事儿,就让大家配合调查。”

  据曾黎回忆,事发当晚所有在公司的人被要求分别集中在不同的办公区域,不得与联系,先填写记录表(个人信息、工作信息、紧急联系人信息等),后进行单独问线点半左右被放离公司。

  3月28日凌晨曾黎接到通知,让其在家等上班通知,4月3号却被告知去领离职证明。

  据团贷网官网信息,截至2019年2月28日,团贷网尚欠22.2万投资人145亿元借款本金未还,借款人37.2万。2019年4月2日,机关冻结相关银行资金31.1亿元,查封涉案房产35套、飞机1架,涉案车辆40辆,全部折现尚不够欠款的三分之一。

  “事发前没有任何预兆,回款一切正常。”团贷网投资人赵志称。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投资的都是房产抵押项目,五万多,结果项目没事儿,公司出事儿了。

  “我也有十几万在里面,如果有风声,我肯定会退出来。”曾黎很无奈,“好多员工都有投资。”

  团贷网的爆雷让很多投资人猝不及防,但对于行业而言,虽事发突然,却并不意外。

  整个行业的基调是表面风平浪静,内部千疮百孔、草木皆兵,哪家平台出事儿都不意外。

  就在团贷网爆雷的前四天,3月23日,P2P行业里的“老大哥”红岭创投宣布清盘。成立于2007年的红岭创投是深圳第一家P2P平台,也是首创网贷行业“刚兑”的平台。红岭创投的清盘,加剧了行业的不安。

  两家行业内的头部平台出现异动搅得行业惶惶,可没过几天,4月8日,成立9年的杭州鑫合汇爆雷,像是复制了团贷网的经历一样:都有上市背景,都是实控人投案自首,随后平台被警方以涉嫌非法吸存立案侦查。

  其实鑫合汇在2018年8月初就已爆出大规模逾期,涉及资金25亿元。但平台随后推出了相应的四个阶段分期计划,2019年5月6日为最后一期还款日。根据鑫合汇2018年7月运营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7月份,平台累计成交额2124.19亿元,借贷余额为31.65亿元。

  半个月内,两家爆雷,一家清盘,总待偿余额近360亿元,网贷行业的雷潮来势汹汹,行业洗牌加速。

  据网贷之家3月数据,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仅剩1023家,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达到了5594家。

  如果说2017年的网贷平台倒闭多是经营性的优胜劣汰,那2018年网贷平台数量的减少则是政策性洗牌造成的。

  进入2018年以来,网贷平台的数量持续减少,2018年7月和11月是两个明显的转折点。

  2018年6月网贷行业爆雷严重,资管29号文的出台,斩断了资管代销这条,平台批量倒闭。但与以往几次倒闭潮不同的是,2018年6月份部分规模较大(十亿甚至百亿)的老平台也出现在了倒闭甚至跑名单里:例如唐小僧。

  2019年1月,网贷平台的数量由2018年1月的2341家减少到了1053家,超过一半的企业退出了网贷行业。

  根据《智联招聘2019年春季跳槽报告》,2019年春季,金融业白领流动性较2018年提升明显,流动比例达70.73%,此外金融业从2018年开始出现了缩招现象。

  2018年对P2P从业者而言,是的一年,前有备案的线,后又被封死了代销资管的退,政策步步收紧,P2P的出几乎被堵死。

  当下的网贷行业本就举步维艰,监管的持续发力更是无形之中加重了平台的难度。

  “公司目前已经不在获客上做新增投入了,各部门主要对接存量用户”,胡宇介绍称,C端获客成本居高不下,有些平台一个有效投资用户的获取成本甚至达到了四位数。B端优质资产有限且获取难度也越来越大,权衡之下,公司决定调整策略:不再做新客户的业务,只对接存量用户的业务。

  目前已经上市的部分互联网金融公司中,2017年以来的营收增速或利润增速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趋势,可见上市也并非一劳永逸。

  由于网贷的门槛低、收益高,在发展的中后期,各家平台产品同质化严重,行业内的用户重合度也高,加之监管的不确定性,令行业成谜,发展一度陷入了阶段性消化存量的境地。

  尤其近日,网络上流传出了一份《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意见稿),监管思和以往大不相同,或将掀起行业巨变。

  据意见稿内容,监管有实行区域性分级经营的想法,区域性的平台只允许做地方业务,用户只能是身份证信息来自同一地区的人,只有的平台可以做业务。

  网贷平台想活下来,实缴注册资本金要达到要求:区域性平台不少于5000万元,平台不少于5亿元。

  众所周知,网贷平台的主体定位是信息中介,2017年,网贷行业还曾掀起过大规模的“去刚兑”风,监管明令禁设风险保障金,网贷平台“刚兑”被定义为不合规。

  如今风险准备金和风险补偿金却成了网贷平台备案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网贷平台的业务定位也似乎变成了信用中介,这让很多从业者颇为疑惑。

  但相关专家给出了解释。“P2P是信息中介还是信用中介,是理论探讨的问题,理论并没有说信息中介不能用信用中介的管理方法。”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分析称,只要是做合规的金融业务,即便是信息中介,也可以进行一定的杠杆管理。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则认为“风险补偿金是有限责任,以补偿金余额为限进行兑付;信用中介类似银行存款,是无限责任,以机构破产倒闭为限进行兑付,两者还是有区别。”

  可以把风险补偿金看作是一种变相的“相互保险”,对出借人多了一种保障,但不改变平台的信息中介定位,薛洪言补充说到。

  但这其中似乎还存在一个悖论:风险和收益成正比是经济学常识,反过来讲,低风险、高回报的投资,理论上不存在。相对传统金融机构而言,网贷的收益一直较高,风险也不言而喻,如今风险补偿金的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收益对应的风险值,金融规律发生的条件有了变化,市场如何反应还有待观察。

  不过无论市场反应如何,注册金和风险金都会成为在网贷行业某个竖起的一,门槛之高足以让一半平台直接跨不过。监管看似严厉,但门槛似乎又必不可少。

  “鉴于P2P业态的特殊性,对P2P强监管且设置较高的准入门槛是合理的,也是确保行业长期可持续发展所必需的。”薛洪言分析称,P2P与资金打交道,以前基本没门槛,这也是造成P2P行业鱼龙混杂、问题不断且整改困难的主要原因。

  

─网贷数据

  监管加大力度,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监管首先考虑的是平台的资金实力,平台的能力能否覆盖掉坏账。”资深财经专栏作家李航称,相比是否合规,监管层更在意平台是否有“烂摊子”的实力。

  “从机构实力层面考量,大型化是不可回避的趋势,但监管对P2P的定位是小额分散,在出借人出借余额和借款人借款余额的双重下,单个P2P机构的规模想做大,很难。”薛洪言直言不讳地说。他分析未来行业的演变,最可能的两种形态是巨头入股和小而美经营。

  这种想法和李航不谋而合,李航认为未来行业竞争会更加的激烈,尤其是平台背景实力的竞争,或许会出现几家独大的局面。

  • 防止个人身 近日,不少信用卡用户因拖欠网贷被封停银行信用卡的消息引发关注。记者了解到,一些保持招行信用卡良好信用记录的持卡
  • 2017年以来 前脚315晚会上714高炮被点名 ,后脚红岭创投宣布清盘、团贷网因非法吸存被立案侦查。 顷刻,行业风声鹤唳,从业者再次陷
  • 网贷行业得 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主力军,网贷行业近期迎来回暖趋势。据网贷天眼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11月30日,网贷在营平台数量为
  • 此榜单数据 我们以网贷之家监测的所有平台为对象,分别对平台的贷款余额、成交量作数据降序处理,展示了2018年7月P2P网贷行业贷款余
  • 而数据来源 浙江省分行9日正式开展银商合作,分别推出面向小微企业融资对接的浙江省小微企业云平台信用宝及小微网贷产品,通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