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七星彩论坛 > 贷款攻略 > 新手贷款 > 正文

明天去那个汽车经销商

时间:2019-04-13 来源:未知 作者:卢本伟
本篇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站长卢本伟删除!

  本文系网易“”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联系方式:/font>

  本文系网易“”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联系方式:/font

  在银行做了好几年的柜员之后,身心俱疲的我再也不想坐在窗口、和那些破旧的人民币打交道了,满心想的都是:要么转岗,要么跳槽。

  天遂人愿,没过多久,柜面入口的大门上就贴出了一张招聘启事:区支行信贷管理部行招聘风险控制人员。

  看了招聘要求,自己的条件基本都达标,有些地方甚至大幅超过。于是,那天一下班,我就给区支行人事科发了一封应聘邮件,还抄送给了我当时的领导。

  几道面试之后,我如愿上岗。当时我所在的支行行长听说我应聘成功,还特地摆了一桌酒为我送行,酒桌上行长嘱咐我:“去了区支行还是要谨言慎行,那里是真正的银行,每天真金白银的进出,不像我们这里好似个储蓄所,整天就是存款取款,只要接待好客户、钱款不出差错就可以了——去那里碰到利益纠葛的时候,一定要想清楚再做,不懂的话一定要多问自己的带教师傅或领导,千万不能在没搞清楚规矩的时候就开始做事,明白了吗?”

  回想起来,这话确实是一个过来人对我的,也是一个前辈对晚辈的善意提醒。

  离别酒之后的1个月里,我先花了1周的时间交接工作,然后去了的总行接受了3周的脱产培训,培训结束,就到区支行信贷管理部报到了。

  (作者注:当时我所在银行在管理结构上分5层,分别是在的“总行”、直辖市或省设立的“一级分行”、计划单列市或自贸区之类特殊政策地区设立的“二级分行”、地级市或区县设立的“一级支行”,乡镇和街道设立的“二级支行”——比如我最初所在的支行。以上每一层级间都是从属的关系。)

  报到那天我去的很早,信贷管理部开晨会时,经理蓝总便直接招呼我去参会,并向大家介绍了我:“今天,我们部门里新来了一位同事,是通过内部竞聘过来的,我们之中有好几位同事都曾经面试过他,觉得很不错,以后他就将是我们部门的新鲜血液。”

  我听着这话,扫视了一下周围的新同事,确实发现了几个似曾相识的面孔。这时,蓝总又活跃气氛道:“可能有些同事还不认识他,不过没关系,你们手上的工资卡之前可都是在他那里办的,他可是看过你们身份证上最真实照片的人,下面就请他介绍一下。”

  会议室里先是一阵哄笑,然后我就介绍了一下,最后还不忘加上了“希望大家能多多指教我这样的新人”之类的客套话。

  会后,蓝总带我进了他的办公室。一进屋,便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热情,严肃地跟我说:“你还说自己是新人?这里除了几个特别老的员工之外,新招进来的大学生里,工龄最长的就是你了!”

  蓝总并没在意我的感受:“不过我听说你是整个区支行里唯一一个能把所有柜面业务都搞得很清楚的人,你的行长也对我说你非常优秀——不过我这里的传统,是先把规矩楚,约法三章。你知道为什么能给你1个月的时间准备好了再来吗?”

  “因为我的部门根本就不缺人!是分行的人事科提醒支行,说贷款余额高了,必须要增加人手了——我本来就没有招人的打算,但既然是分行要求的,那我索性就趁着这个时候招个还能看得过眼的人来。你知道你为什么能一顺利地坐上这个岗位吗?”

  “那好,我告诉你:这个岗位是银行信贷业务里最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也是最复杂、最容易得罪人和最容易背锅的工作。所以只有一心想做事的人才会来这个岗位,稍微有点门的人都不会来这里。”

  “顺便再和你介绍一下我们的工作,在我们的楼下,就是‘信贷部’,他们比我们‘信贷管理部’少了两个字,里面全部都是出去跑营销的信贷员。我们日常的工作就是对他们‘营销’来的客户进行贷(款)前的审核和贷(款)后的管理。

  “现在你刚来,我先带你去信贷部认识一下,你去的目的就是:看看他们如何展业(开展业务)的,回来再思索一下,他们的展业模式里有什么问题没有。看完了你再回来吧。

  “注意,因为工作的性质,那些信贷员会‘防备’我们,你一定要多注意有哪些是‘演’给你看的,哪些是真实发生的。现在楼市不太好,我们的业务也下降了,对你来说,你就有很多时间去学习和实践了,但不好的是你的收入会下降——我希望你能对这些情况都做好心理准备。”

  信贷部很多人之前都没有见过我却都知道我名字的,因为之前他们开的所有还款账户的存折都是由我办理的,在给他们的回单上,“经办人”清一色都是我的印章。

  信贷部的“老大”邵总看似热情地接待了我和蓝总,蓝总说:“我这里有个‘小朋友’,我想先让他跟着你们学学看怎么展业。”邵总就一口把我“安排”给了一个还算比较资深的信贷员老何,让我在接下来的两周和他一起出去展业。

  果然和蓝总提醒的一样,老何似乎有意在“防”着我,他今天带我去这个房产中介,明天去那个汽车经销商,每次到了地方,都只和对方的人寒暄几句就离开了。在跟了他一周后,我比较委婉地表达了不满:“何师傅,您这两天到处得挺勤快啊,我想请教您啊,这样每天去到处招呼,到时候都会有业务进来吗?”

  “当然会有了,他们这些中介手中其实有好几个可以介绍客户借贷的渠道,我们只是其中之一,我每天去打招呼的意思就是要他们一眼看到我,总要记住我,这样等符合我们行要求的客户上门时,好把客户介绍给我——至于别的渠道(的客户),我也是没本事抢过来的,只要保住自己的(客户)不被人抢掉就可以了。”

  “那我们行对客户的‘要求’是什么呢?我刚到才没几天,您能帮我好好讲讲吗?”

  “还能有什么要求,蓝总的要求就是我行的要求,你不是他手下吗?回去以后问问他就知道了。”

  老何不肯多说,我也隐约听出了老何可能和我们部门之间有不快的事情,立刻就此打住,转换了话题:“我来了也一周了,能不能看一下除去‘上门打招呼’外的工作呢?我只有两个礼拜的时间,还是想多学点东西。”

  “这么快就厌了啊?那好,下周一我正好要去布鲁地产拜访一下,看看他们最近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客户,顺便再去交流交流感情,请人家店长吃顿饭。这可是我们最重要的地产中介了,我们去聊聊外面市场上现在是什么行情了,有没有什么竞品,你到时候跟我一起去吧。”

  我看了一下,这些地产中介业务员大半都出去拜访客户了,另外的一些人则在办公室里一个接一个地打推销电话。店长在吩咐人给我们倒了茶水后,就一直在忙别的事:先是让手下把那些可以全款买房的人汇总起来做成列表,说“对于这些人要尽量提升服务,绝不能无目的的去打电话给他们”;然后又在统计哪个业务员的电话少打了、谁的外勤有问题等等。我在他们的店里兜了一圈,看他们如何“获客”,也推算着银行在和他们的合作中哪里会容易出问题。

  临近中午时,店长才闲了下来,他领我们去了附近的一个小饭店。饭桌上,店长讲了很多眼下房地产市场的境况,说如今行情不好,前两天有另外一家银行上门来过,不论是效率还是利率,都要比我们行好不少。还说这段时间里带抵押的房屋买卖也多了起来,“看来缺钱的人不少”。

  我在席间也讨教了一些关于他们如何获客、以及上家和下家在交易时一般会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等等。

  回去的上,我跟老何说:“这家中介好像和之前的都不太一样,对我们挺热情的,而且好像也没什么保留的。”

  “你不知道,这家中介的老板是我们邵总喝了一个多月的酒、再加上各种亲戚朋友帮忙才谈下来的,是我们行最大的客户来源,没有之一,连区支行行长每年年底都要请他吃饭表表心意。”老何说。

  “这里是总店,他们另外还有5个门店,每个门店都有我们部门的一个信贷员去对接店长,帮他们的客户办理房贷。只要是布鲁的房贷客户,总会第一时间就推送给我们,只有不符合我们行要求的客户,他们才会转给别的银行处理。这些房贷客户,连你们蓝总都不能轻易地说‘资质不好’,想要拒,必须要支行长同意。”

  “那当然,我们支行的水平在全市范围里也是能横着走的。”老何有点得意地说道。

  在开过晨会后,蓝总又来找了我:“你这两周去信贷部,看到听到了什么,都和我说说吧。”

  我便主要把拜访中介相关的工作跟蓝总汇报了一下,蓝总听完后摇摇头:“你说的这些事情都是,你觉得我们支行在营销和获客上有什么问题吗?”

  “你仔细想,我们的信贷员自身获客能力极弱,绝大多数客户都是集中在某几家中介手上的,你在培训时说到过,这个叫什么风险?”

  “很好。你今天就开始日常工作吧。先去‘小帅哥’那里看一下他的单子,然后就开始学着做贷后管理。我都和他说过了,如果有不懂的,他会帮你的——记住,你现在要做,是信贷风控里最简单的操作项目,学会了就要做到随时随地接到单子、立刻就能操作运转起来,明白了吗?”

  “小帅哥”是几个月前校招才进来的应届毕业生,由于贷后管理操作方式简单、但工作量大,所以蓝总把所有的贷后管理工作都交到了他手上。

  小帅哥和我打了招呼就开始了:“师兄,我先向你介绍一下我们贷后管理的流程:在还款没有逾期时,我们一般就只对金额特别大的客户半年上门或电话做贷后回访一次,但回访一般就是个走过场,因为人家没逾期,你多打扰了人家搞不好会嫌烦,投诉你。”

  见我点头,他继续说:“当还款发生逾期后,只要是楼下的信贷员或客户经理‘营销’来的客户,都直接对他们去说,让他们去管管自己的客户。一般他们都能当天回复这个客户多久以后能还钱,如果对方提出的还款时间过长,那就要向上级汇报并抄送蓝总——每个逾期还款的客户,你联系他们时都要写贷后管理报告,报告的模板我待会儿发给你。”

  “里面填写的内容其实不用太多,如果只逾期一两天,你就不用写报告了,直接在系统里备注‘客户忘记了’就行,如果逾期的超过了3天,就要填这个报告,主要写的就是客户此次逾期的原因、具体的还款时间、客户最近的财务情况是否有重大变化、将来是否可避免——如果避免不了,是不是可以补救,比如客户是因为跳槽后发工资日改变导致的逾期,是不是要考虑重新更换还款日等等。”

  “还好吧,真的做起来,一周就能全部搞懂了——哦,对了,刚刚还有一个情况没说,之前‘大换血’时不少信贷员离职,他们的客户虽然在系统里都有对应现在在职的信贷员,但楼下那些人是不会管的,这些客户肯定是我们自己去打电话或上门约见。我们这里大致的条条框框就这些,你边看边学吧。”

  小帅哥提的“大换血”,是指前几年我们银行曾有一次大批员工离职、换岗的事。当时我行和若干家信用社进行了资源整合,筹划打造一个有竞争力的大型商业银行。于是,在机构合并前,对于几家单位里大量初高中和中专学历的员工该如何安置,成了领导们最为头疼的问题:如果全部吸纳,我行员工的平均学历就将在银行系统中名列倒数,而这个排名指标,也会对新银行的筹建产生负面影响。

  所以当时出台的政策是:除去“工作能力特别优秀的”的之外,对于低学历员工给了几年的“缓冲期”,时间一到,如果无法达到“最低大专”的学历要求,工作合同就不再续签;而对于那些年纪特别大、已经不太可能再去读书、合同也是无固定期限的老员工,银行则直接采取“”的做法,让他们拿个几十万回家,社保、养老金继续由我们行里负担——这样,等过个几年,他们就可以退休拿养老金了。

  这场“大换血”持续了好几年,一直到了前两年“缓冲期”到期才算彻底的结束。我也了从开始时一些老员工高高兴兴离开、到最后一些没达到要求的员工们哭着跪着求领导的全过程。

  过了两天,小帅哥来找我了:“师兄,今天系统里有一单逾期,刚发生的,客户是两年多前的老客户,负责的信贷员在‘大换血’时走了,你要不要实际一下?”

  客户是一个姓戴的先生,借了300万的房贷,抵押的房屋是一套位于市中心内环里的房产,之前从未逾期。征信记录和职业证明同时显示:客户在一家小型的民营企业中担任销售高管,月收入超过3万,再加上其太太的收入,每个月的还贷比(家庭总收入除以每月应还金额)离安全线尚有不少富余,信贷员也曾上门与客户合影。之前我们对戴先生有过4次贷后回访记录,都是打电话完成的,体现不出什么重要信息。

  初步判断,这个客户应该很容易搞定——当然毕竟太复杂的客户,小帅哥也不会给我。

  

─新手贷款

  于是,我就拿起电话,按照资料上的手机号打过去了:“喂,您好,是戴先生吗?”

  “您好,我是银行的贷后管理员,您昨天有笔1万8千元的贷款需要还款,您存进来了吗?”

  我把这个情况和小帅哥说了,他我:“那今天暂时先别打了,等明天看看有没有存进来,如果没存再打吧。”

  “戴先生,我们今天还是没有收到您的还款,昨天扣款只扣到了几块钱,您大概什么时候能还上?”

  “只要您能把钱还上就可以了,您如果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说,我能帮的一定帮您。”

  这个问题一下问住了我,我只好尽量扯开这个话题:“我看了一下您当初的收入,1万8千元对您应该不算是个很大的数目,您怎么会还不上了?”

  这句话一下子打乱了我原先想好的部署,我又和他随便聊了几句,挂了电话就去找小帅哥,想问他这个事情该怎么处理,最重要的是:“系统里面要如实写吗?”

  “你疯了啊,只有蓝总和几个老师傅能写‘客户反映信贷员收钱造假’,因为一旦写上去,楼下肯定就要有人挨罚了。”

  “当时的信贷部老总就已经是邵总了,你要这么写了,他被罚了钱,你就算彻底得罪了这位我们行长面前的大红人了。”

  小帅哥的话让我沉默了好一会儿:“难道是我刚刚什么地方没表达清楚,客户误会了以后瞎说的?”

  我又找了部电话机重新打了过去,结果戴先生说的话并无二致。我又问小帅哥该怎么办,他只好说:“以前我遇上了都是直接和蓝总说,他自己亲自处理的。”

  这时候,部门里一位资深的前辈老程应是听见了我们的对话,主动过来问:“你们两个人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贷后’吗?”

  见我和小帅哥都点头说是,老程问了一下戴先生的具体情况,一脸不屑地说:“这么简单的情况你们居然都处理不过来,这要是传到蓝总耳朵里,你们还想继续做下去吗?”

  “你把那个姓戴的手机号给我,我去约他面谈一下,要不你们俩也跟着吧。”老程说。

  通常来说,贷后催收的规矩是:电话可以一个人拨打,但若是上门见客户,则需要两个人一起去。老程能出面帮我们,那是再好不过了。

  “之前,蓝总和我们说过,要给你们锻炼的机会,有什么问题让我们别插手的,所以,这次‘贷后’的署名还是写你们两个,照片也是留你们的合影,我就在旁边指点一下你们吧。”老程又说。

  老程打电话过去,戴先生又不接了,但第二天,他还是回了老程发给他的短信,跟我们约定了一个见面的时间。我、小帅哥和老程就在一个咖啡店见到了戴先生。

  戴先生坐下后,一直和我们说抱歉:“我前不久失业了,原来的公司连工资都发不出了,我也没拿到N+1的失业补偿,不过现在我已经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了,只要工资发了,贷款我立刻就能还上。另外,我现在的那套房子也准备卖掉,换套大的,到时候(贷款)可能会提前结清。”

  说完,他还用手机登录了邮箱,让我们看了他新工作的入职邮件:“上次你们打电话来,我正好和太太吵了一架,一生气就说了些胡话,实在是对不起啊。”

  没想到事情出奇地顺利,我和小帅哥都长舒了一口气,老程也在旁边拍了几张我俩和戴先生面谈的照片,作为贷后管理的归档附件。

  我们回到行里,写了报告并上传,说戴先生可能会拖一些时间——但这结果其实还算,因为是日常的小事,也就没再惊动其他人了。

  没想到,过了两周不到,在例行晨会上,蓝总一改往日的开会风格,连大家昨日的工作汇报都没听,直接点名要我、小帅哥和老程单独留下。

  “你们和我说说,戴的那笔逾期是怎么回事!”同事们散去后,蓝总一脸严肃。

  我先说了:“我们之前和戴先生见过面了,戴先生表示他最近失业了,但已经换了工作,在换工作期间产生了这个逾期,只要等新工资发下来,他马上就还。”

  “还处在M1状态,应该是20天不到(业内术语,M1代表逾期小于1个月,M2代表逾期大于1个月、小于2个月,以此类推)。”

  我一下子愣住了,但小帅哥的反应还是够快:“这个客户对我们说的话我觉得基本可信,而且他的还款安排得也合理,理由又充分,所以我们认为风险不大,就没向您汇报。”

  “还款安排合理?那么你们告诉我,是谁把他推到莱克地产中介的?”蓝总。

  莱克地产?我连这个公司的名字听都没听说过。我看着小帅哥和老程,半天只憋出了一句:“我从来不知道有这家中介……”

  这时,老程终于开口了:“是我介绍的,我知道了这两个小朋友对付这事可能有点棘手,就想帮帮他们。”

  我急忙从会议室里离开,出来后,心里嘀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戴先生出了什么状况?

  退回到了我的工位,我才想起当初小帅哥对我说的一些事:入职后,他就一直开始负责贷后管理,蓝总曾经吩咐过他,如果某些客户在逾期后,催收电话打过去说自己是炒房失败的,都统一交给蓝总去处理。确认有继续还款能力的,蓝总一般都会留在我们支行自行处理。

  当然,有时蓝总也会退回一些客户,让小帅哥发往上级分行——这些退回的客户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在备注栏里写着“无法联系,考虑时效问题,请分行尽快处理”。分行也鼓励大家,万一遇上了这种难啃的骨头,就直接让分行的“催收高手”们去过招。但这么做,整个区支行信贷管理部的绩效分就会被扣。

  还有一类没有还款能力,但司法、征信记录良好的客户,则直接推给分行专门处置房产的“对口中介”,让中介直接将房产挂牌处理,这样比起走司法程序要快捷高效得多。

  “后来从分行的反馈来看,蓝总推给分行的客户,基本都是手机一拨就通,但往往都是官司缠身、难以还钱、就连房产都被法院查封的那种,所以分行也未对蓝总的这种‘甩锅’多说什么。”小帅哥曾给我说过。

  过了会儿,蓝总又要见我,我又回到会议室里,看到蓝总、老程和小帅哥都面色凝重。蓝总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从头开始,把戴的事情原原本本和我说一遍。”

  我如实汇报,说完后,还多问了一句:“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知道。”

  小帅哥和老程都惊讶地看着我,应该是觉得我这话说得很鲁莽。但我的想法是,如果不现在挑明了,很可能接下来我就会被某个人给“卖了”。

  蓝总看了我一眼,让小帅哥和我先出去、讲一下情况。我和小帅哥一起进了小会议室,他坐下就说:“师兄,你也算老员工了,这事你终究会知道的,现在既然是蓝总吩咐,我就和你说了吧,你千万别和别人说。”

  原来,贷款管理部除了工作清闲,大家收入并不算高,有时候还会因为工作失误被倒扣钱。后来在“大换血”时,那些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老员工们,意外地发现了一笔“宝藏”:

  以前,有些房产中介喜欢专门做“炒房客”的生意,为他们包装身份、财务材料造假。几年后,房产市场调控变严格时,这些炒房客都纷纷逾了期。

  信贷管理部里几个“湖”们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各自在外找了自己熟络的地产中介,中介们会找到那些还不上贷款的炒房客,用房子市价八成到九成的价格“收房”,然后再按照房子市价的九成到九五成的价格快速抛售——如果没有人接盘,中介则会自己找人先“购买”下来,然后再去找购房的客户,甚至当客户没有购房资格时,还能让购房的下家通过“结婚—过户—离婚”的方式进行“曲线购房”。

  所以,这样一来,逾期炒房客的房子通常都能很快出手,而且在房子处置完后,即使算上了几年利息的支出,炒房客们可能还会略有小赚。而其中牵线的“湖”们则会吃进中介的返点,出手一套房子,进账少则数万,多则十几万。

  当然,这个操作对客户也是有要求的:自身必须“干净”,不能官司缠身,否则还没过户,房子就先被法院查封了。包括老程在内的“湖”,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门去获得客户的信息,而蓝总则是我们全部门里唯一可以通过行内权限查到此类信息的人——蓝总自己家境富裕,并未参与过此事,但也知道手下的人收入低,就一直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前阵子,上级分行里有个私交不错的人提醒蓝总:“你们行里好像对于逾期物管理有点问题。”

  蓝总听后就给部门开了个会,定下了规矩,说以前私下地产中介的事情不追究,但以后要被发现了则不贷,同时,还把贷款逾期管理的权限都放在了小帅哥的身上,并命令小帅哥把炒房逾期的客户都汇总给自己,他再把这种司法状况不佳的客户直接推送到分行——这样做既合规、也能让“湖”们接触不到贷后管理,同时还为他在分行里对口中介的“朋友”增加了业绩。

  蓝总的工作微信朋友圈里,有很多房地产信息的人,一天,他在翻朋友圈时发现了一条“银行按揭,客户逾期速出”的广告,出于职业本能,他点开了这条朋友圈,发现这套房产证、他证(房屋他项权证)的照片上虽然打了马赛克,但他证上淡淡的铅笔编号,却是我们支行里归档员的习惯做法——但他证是客户无法接触到的,要流出去,肯定是我们银行的内部人干的。

  顺着这条线,蓝总不费什么力气就查到了莱克地产和自己的手下有瓜葛。同时,他又打听到,莱克地产现在连工资都快发不出了,根本没能力盘下这套房子。

  小帅哥说到这里,我也想明白了——那天老程在我这里要到了戴先生的手机后,肯定是先私下联系了对方,然后私自把他的房子推送到了莱克地产,顺便再教了戴先生一些说辞,可以让他顺利应付我们这两个新手。

  “他以前应该就是这样挣外快的,但没想到莱克地产因为楼市不景气,现在也是空麻袋背米的状态。”小帅哥说。

  我听到这里,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你的意思是程师傅违规了,要罚他?”

  “这么简单倒好了!戴先生当时给我们看的要去就职的公司,被其他银行调查过,就是个皮包公司。如果戴先生不逾期也就算了,他一逾期,直接引起了总行的注意,分行今早收到了消息,下周一,总行的风控经理就坐飞机来我们这里‘指导业务’了,现在已经周五,没时间了!”

  “你太天真了——如果老程不对戴先生说那些话,我们这里最多也就是被分行罚点钱——这个业务当年审批是在蓝总上任前发生的,怪不到蓝总头上,但要是戴先生说出老程把他的房子转给中介出售,这就是大事了。往重里说,就是我们整个部门的‘根烂了’,每个人都要被脱岗调查,蓝总最少也是个‘用人不察’的。”

  “我也是刚刚知道的,按照蓝总说的,你和我应该都不会被波及,但老员工恐怕要一锅端了。”

  “蓝总准备去和行长说了,他已经想不出什么办法了,只好看行长有没有什么办法了,最不济,只求到时打得轻一点。”

  “师兄,你怎么整天都这么天真?总行来的风控经理都不是学金融的,他们都是刑侦专业毕业的,这些雕虫小技想瞒过他?!”

  “如果我们现在把客户的房子卖了,变现,等周一上午,总行的风控经理过来时,账户里有钱了,而且是彻底结清的钱,他还会追究戴先生的事吗?”

  “有钱就肯定不追究了,总行的人又不是无情冷血、铁手追命,能凑合肯定也就凑合过关了,但问题就是——没钱。”

  “但我知道信贷部可能有人能做到,之前我去过布鲁地产,他们有个全款的客户名单,戴先生的房子是在市中心,要打个九折卖,应该会很抢手。”

  我和小帅哥赶紧去了蓝总的办公室,我把之前在布鲁地产的听闻和蓝总说了,蓝总听完了以后问:“你确定布鲁地产有能力快速出手房子?”

  “那我去找楼下他们邵总谈谈吧,你把电脑带好,他会看资料的,还有,关于老程和戴之间的事,你们不要对任何人说,明白了吗?”

  “没关系,前面老程已经对我说了,他在莱克地产已经让戴先生签了‘全委协议’(房地产交易过户的委托协议),并且已经去公证处公证过了,凭这个协议,可以由受托人去房产交易中心过户,他现在正在赶过去把这些材料拿回来。”

  到了楼下,邵总一见蓝总到来,有些话里有话地寒暄:“蓝总,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是不是我手下哪笔贷款又出问题了,您来兴师问罪了?”

  “邵总,我现在很着急,就开门见山了,我这里有笔贷款被总部检查到了,现在总部派人过来要‘督导’我们这笔业务,如果你不帮我快速出手一套房子,我们这次死定了……”蓝总嘴上说很着急,但脸上却没有一丝的着急感觉。

  “蓝总,我这里庙小,您能得罪的人我肯定得罪不起,您就饶了我吧。”邵总似乎不想帮这个忙。

  “我一点都没和你开玩笑,你有个‘大换血’时离职的手下,他在离职前经办了一笔房贷,现在被总部抽查到了,负责贷后的人周一坐飞机从来,这个客户2年里有4次贷后回访,我们都没发现问题,这个失察之罪我是免不了——但我前面打电话去催客户快还钱时,他对我说,当初是你们信贷部的人收了钱替他‘造假’了,我听了,一紧张就来找你商量了。”

  “这件事我前面和行长打过招呼了,目前为止,行长只是知道我这里被检查了一单,具体的事情还不知道,如果你现在不能帮我的话,我只能现在立刻去汇报,然后请求他帮忙了,毕竟我部门贷后失察,这主责任在我——本来我听说你这里人脉广,能快速把房子给处理了,好让总行的人彻底闭嘴,看来还是我想多了。”蓝总不急不徐地亮出底牌。

  “蓝总,您就别说笑了……您刚刚说要立刻出手一套房子,这套房子的资料你给我看一下。”邵总软了下来,终于说回了正题。

  我立刻把手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邵总,资料就在我电脑里,您要看不习惯,我现在立刻去归档处那里把纸质资料取来。”

  邵总没接话,立刻低头看起了资料。他看的材料和我们的方式有很大的不同,是直奔流水和收入工明去看的——我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明白,他其实也很清楚自己手下的那点手段的。

  看了约莫三五分钟,他把笔记本还给了我:“好的,蓝总,你是说出手这套房子是吗?我现在就去联系,过会儿我就把联系结果告诉你。”

  我们又回到了楼上,蓝总问我:“莱克地产留下了戴先生的房产证等资料,以及银行的还款存折,只是存折密码不知道。我问你:有什么办法在收到钱款后不让戴先生通过网银转出去?”

  “没问题,去我那里的支行,我打声招呼,办个挂失密码就行。”我出了个馊主意。

  蓝总摇了摇头:“不是,我现在是要全部‘合规’的操作,到了现在这步,我们的操作必须全部合规。”

  “那,随便找个人拿着他的存折,去柜面输错3次密码,再去网银上故意输错3次,存折自然就‘锁定’了,必须带着存折和身份证去银行柜台才能解锁,戴先生手上没存折,只能来柜面办‘挂失’,‘挂失’要等7天——但在‘挂失’和‘锁住’时,都是能正常扣当月的贷款还款的,而且‘锁住’时肯定能办理贷款结清——但至于‘挂失’时能不能结清,这个操作规程里没写过,也没人实际操作过,我不知道行不行。”

  “好,我明白了,你现在立刻去楼下,有信贷员会带你去布鲁地产,你到那里后看情况向我汇报。”

  电话打完,店长对我说:“情况我都了解了,那套要卖的房子产证我也收到了,我们精准定位了12个能够全款付清、而且地段要求符合的客户,刚刚老板也和我说了,这些人只能我们去打电话,号码不能让您知道,您在旁边等着就可以了——要不我们现在就开始了,可以吗?”

  这段时间线个电话全部由地产中介店里的一位最资深的销售拨打,前6个电话,每个客户都对这套房子流露出了浓厚的兴趣,但在一听说要2天内付清全款,就都表示“再考虑”了。

  直到了第7个电话,客户回应说:“这套房子挺不错,但我买房的钱都在股票账户上没法动,现在股市交易时间已经结束,我要周一早上开市后才能取出来,你们看可以吗?”

  周一临近中午时分,市分行的人开车带着总行的风控经理来到了我们支行,蓝总亲自在门口迎接。

  “你们不用这么客气,大家都是为了行里做事,我现在就想快点能够看到材料,会会这个老赖。”那个风控经理很直接。

  “真的劳您费心了,但是现在不必这么麻烦了,就在您还在飞过来时,戴先生的账户里已经存进了结清贷款的钱了,这次只是虚惊一场,我们同时也排查了,我们的系统里这家公司也就和戴先生一人相关联,我们现在正准备走结程,您要看看吗?”蓝总客气地回答。

  “那就不必了,他钱存进来了以后签了结清协议没有?我还想和他通个电话,聊聊我们银行的‘服务质量’。”风控经理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结清协议还没有签,不过以前我们就咨询过法务,在他违约后,只要存进来钱,我行是有直接结清的,至于电话,我们之前和他打过了很多次,看起来已经把他惹毛了,在钱存进来后手机就关机了,我们也联系不上了。”蓝总答对道。

  这时,邵总也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说道:“经理,您车马劳顿,您看,要不要我们帮您安排个好点的酒店,顺便再陪您去逛逛陆家嘴和豫园,或者是新天地,看看‘一大’会址——每年来视察的领导都点名要去的,好不容易来次上海,您就好好逛逛,关于这次的报告,我们整理好了以后也会给您出的。”

  总行的风控经理半推半就地接受了邵总的,在上海玩了一天后坐飞机回去了,而邵总说的那个“报告”,其实我们自己早就写好了,风控经理直接复制粘贴就可以了——这样“贴心”的服务,都是为了尽快打发这位“瘟神”——当然,接待费用也全是从邵总的信贷部报销。

  老程在两周后递交了辞职报告。经过此事,信贷部和信贷管理部的关系好像一下缓和了不少。

  后来,蓝总找区支行的行长进行了一次长谈,行长听完汇报,联合了数个区的支行,一起申请为银行里的风控人员集体加了薪。

  “哈,这事情其实也不怨你,要是我一上来知道这个客户的情况,肯定不会让小帅哥发给你的,以后你记住了,我这里的规矩你一定要先弄明白,才能开始做事,不然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明白了吗?”

  关于“”(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

  • 对于许多资 汽车是大消费商品,和买房一样不能马虎,这不但关系到我们消费的心情,也与今后几年的用车息息相关。对于许多初次购买
  • 明天去那个 本文系网易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联系方式:/font 本文系网易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联系方式:/font 在银行做了好几年
  • 从事物流管 上海新跃投资经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登记设立,是正规的企业登记代理并具有商务咨询资质的服务机构,是上海早期从
  • 而根据相关 投资总有风险,对于刚接触P2P理财行业的新手,比较稳妥的做法是选择一个比较靠谱的平台来规避这些风险。目前P2P理财平台
  • 尽早还是主 一般来说,对于短期内的贷款逾期行为,贷款机构会视为非恶意逾期,只要贷款人马上将欠款全部即可,不会再追究贷款人的